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妈妈的另外一面
妈妈的另外一面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妈妈的另外一面

  在同事和朋友的眼里,妈妈是一个典型的女强人,仅仅28岁就已经成为了这家公司的部门主管。妈妈的身材高挑170的身高,100左右的体重,显得相当匀称,修长的双腿,姣好的面容,性感却不失端庄,无论出席什么样的晚会,无论配合怎么样的礼服,总会让人觉得惊艳而又美丽。

  但是人们却不知道他有一个很不一样的爱好,谁能想到一个在工作中和交际中总是处于强大控制地位的妈妈,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SM爱好者,换句话来说妈妈是一个M,也是可以的,在生意场上总是压制的对手的妈妈,谁能想象被无助的束缚着的样子呢?

  难得的一个10天的年假,一个人住的妈妈早就有点按耐不住了,为了这一次假期,妈妈准备了很多,也准备了很久,而且这次的计划里面充满了未知,这也是妈妈所期待的。半年前开始,妈妈就在网上和一个年纪相仿的叫做佩佩的女孩子开始交流关于SM的看法,慢慢的,妈妈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所以他决定就是现在,她想要赌一把,幸福抑或是地狱。

  妈妈把所有的装备的钥匙分成两包,其中一包包括自己房间的钥匙早就在几天前通过快递,寄给了远在S市的佩佩,即使是飞机从S市赶往妈妈所在的城市,所有的路程加起来也需要大半天,何况随着钥匙一起寄去的心中,妈妈还写明了必须做火车前来,这就意味着最早也只能在一天一夜之后,佩佩才可能出现在王莉的面前。而另一份钥匙,被妈妈分摊在面前,这是一会儿要慢慢使用的。趁着天色尚早,妈妈脱光了所有的衣物。一个完美的胴体出现在镜子面前,妈妈忍不住就想要去摸自己的下面,面对着镜子不禁脸上通红,高潮之后,妈妈拖着疲惫的身体才去洗了个澡。洗完后换上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已经相同颜色的丁字裤,然后穿上黑色的吊带丝袜,穿上自己最喜欢的一双过膝的白色长靴,在外面套了一件大红色的长皮衣。从地上的钥匙中随手抽了5把,谁知道这五把钥匙是打开那里的呢?管它的呢,妈妈带上他们慢慢的走出门,往自己的车上走去,他的目的地就是位于城西的一家大型购物商场。到了商场里面,妈妈径直走向储物柜,打开其中的一个以后把5把钥匙中的3把放了进去,然后关上门,把打印有密码的小纸条放入包中,又驱车前往城北的一片小树林中,把剩下的三把钥匙以及车钥匙放进事先准备好的可乐瓶中,然后再一个大树下把他们埋好,然后在上面放了一块大石头后又差了一根树枝,这才满意的打车回到了位于城市的另一边自己家。

  到家的时候,妈妈发现天色也不早了。上网给佩佩留了言告诉她明天会有东西寄给她,让他别忘了查收。关上电脑,看着放在地板上罗列开来的工具。该怎么玩呢?事到临头,妈妈却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下午那些事情也是一时冲动,完全没有顾及后果,但是现在再退却却又不是他的风格,到底玩还是不玩呢?王莉一边摆弄着一副很短的手铐,一边纠结着想着心事,突然咔嚓一下,居然不小心把左手给铐上了,找遍了所有的钥匙都没有找到这副手铐的钥匙,难道?完了,看来钥匙是下午被放在外面了。不过这时的妈妈反而不担心,既然如此,索性就玩个痛快吧,不去管那么多了!

  于是妈妈开始自己的计划,因为不知道下午拿出去的5把钥匙都是能打开什么的钥匙,所以妈妈先脱下靴子,拿了两把钥匙放在左脚心的位置,然后左脚先套上黑色的丝袜,然后再穿上一双厚厚的粉红色的棉袜,然后再把另外的两把钥匙放在右脚脚心,如法炮制,然后站起来把丝袜穿整齐,穿上靴子,这样要是没有手帮忙,无论如何脱不下这双过膝的长靴取出钥匙吧!然后拿起地上剩下的四把钥匙放到一个信封里面,放到保险箱里面,锁上。就这样,所有在手上的钥匙都被随机分配到了各个地方,这些地方出了妈妈自己,没有人会知道他们在哪里。

  接下来就是戴装备了,看着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色,以及从25楼看下去的街上的车水马龙,谁又会知道一会儿上面将会有一个曼妙少女被自己束缚的后悔不已呢?

  妈妈拉上窗帘之后,关上了房间的等,走进卧室,只开了一盏很暗的壁灯,站在椅子上,拿过一根3米长的铁链穿过房间上面挂吊灯的铁钩,然后在大概1.4m的高度挂了一个小锁头,然后,妈妈下来椅子后,先拿来了一副高保真耳机,先戴上,一下子感觉这个世界离自己远去,一切声响都有点朦朦胧胧的感觉。然后拿起一副中间只有10cm不到的手铐一样的脚镣,给自己带上,听着咔嚓的声响,妈妈突然愣了一下,这就终于没有退路了啊。妈妈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燥热,不自觉的用手去摸自己的下面,不一会儿就湿嗒嗒的一片了。休息了很久之后,妈妈慢慢的挪过去,把那盏微弱的壁灯关掉,整个房间瞬间陷入了黑暗,之后外面透过窗帘射入的几丝微弱的光亮。妈妈慢慢挪回自己原先的位置,拿起另一根短短的小铁链,在两只靴子上各绕了一圈后,穿过脚镣上的铁环,用小锁头锁在了地上的一个铁环上,这样没有钥匙,妈妈就不可能离开这块地方了,同样的,妈妈让自己先慢慢的跪了下来,然后用第三根铁链在自己的膝盖上绕了几圈后,留下来的头也用一个小锁锁在了和脚镣锁着的铁环里面,这样,只要佩佩不来,即使妈妈自己知道钥匙在哪里,也不可能去打开,何况妈妈自己都不知道哪把钥匙是哪里……

  把腿锁完之后,妈妈先摸索了一下之前的挂在上面的铁链的锁头的位置,正好是手反吊的极限的高度,然后妈妈先给自己带上一副眼罩。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才是妈妈最喜欢的,然后妈妈给自己带上了一个红色的大口球,把嘴巴撑到最大,然后把带子在脑后扣住,然后带上一个黑色的头套,只有鼻子那里露出了两个小孔,带上后,用最后的一个小锁收紧锁上。然后妈妈反手摸索到之前那个锁头的位置,先把手铐中间的环和铁链锁在一起,然后猛的一用力,把右手伸上去扣住。

  妈妈拼命的挣扎了一下,发现完全没有办法挣脱,看不见也听不了,嘴巴里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响。一种无助感油然而生,不知不觉竟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GC.妈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手一动都不能动,早已酸麻的没有了知觉,膝盖也越来越痛,这个姿势,让妈妈既不能把屁股整个坐在腿上休息,又不敢让膝盖承受全部的力量,只能两种姿势交换着,让手和膝盖轮流得到休息,并且在脑子里模拟时间的走动,一边还在猜测,佩佩有收到钥匙吗?佩佩出发了吗?

  妈妈依然沉浸在自己营造的困局中,一片漆黑的世界,早已酸麻的没有了知觉的身体,以及已经模糊了的对时间的意识,昏昏沉沉的一直在那里。妈妈觉得自己的嘴巴和手早就脱臼了吧,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尽量挑一个舒服的姿势等着佩佩的到来。

  佩佩下班回家,哼着歌打开电脑,才看到妈妈留给她的留言,看了下时间,离发送的时间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了,但是关键的钥匙还没有寄到手上。尽管佩佩现在很想赶过去(其实不是为了解开她啦),但是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能做的也只能是等待。佩佩靠着爸妈,自己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饮店,所以平时作为老板娘的他,也不需要时刻呆在店里,这就给了她满足自己爱好的更多的时间已经空间,何况作为独居的单身女子,有什么是不可以玩的呢?

  看完妈妈给他的留言后,佩佩自己也竟然激动不已,没想到妈妈居然那么敢玩,也很感谢妈妈对自己的信任。尽管如此,佩佩也想趁着这次,也放开来玩一次,以前也仅仅是在家里,一个人玩玩。久了也的确感到无趣相比于妈妈的M性,佩佩属于双向的吧。

  佩佩打开储藏室的门,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长宽只有30cm,高1m的铁笼子,以及现在静静的躺在笼子里面的一个黑色的盒子,里面装着的都是佩佩的玩具,包括好几捆白色的棉绳,各种长短的铁链,以及各种的手铐,口球,还有一个黑色的单手套,一个闪着银光的贞操带。佩佩看了下,就决定这几天就带着这个玩意了,想到就做,佩佩甚至不顾一天劳累,微微的汗味,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褪去所有的衣物,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子前,虽然仅仅只有160公分的身高,甚至看过去还有点肉肉的,但是配上那一副动漫女主角一样的可爱的脸,给人的感觉除了可爱,还是可爱,简直就像是漫画里面跑出来的一样。佩佩迫不及待的就穿上了贞操带,把自己的两个洞都塞满以后,让佩佩觉得很充实的感觉,不自觉的就像去抚摸自己,然后冰冷的金属告诉她,现在是不可能的。把扣子扣好,锁上以后,佩佩又开始纠结了。钥匙放哪里好呢?随手可以拿到的话,又好像不够刺激呢。想了很久,佩佩还是没想到什么好主意,于是就先不管他了,拿出2副自己最喜爱的手铐,先走进储藏室,把门关上,在一片漆黑中把钥匙挂在脖子上,然后手铐穿过笼子的一根杆子,然后铐在脚踝上,同样的,把另一副穿过笼子上面的杆子,在一个距离正好可以拿到钥匙的地方,把手铐上。今晚,佩佩就决定着笼子里过夜了,这也是有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发泄的方式之一,至于妈妈,至于明天会发生什么,明天再说吧……

【完】